Saturday, November 19, 2016

生活在此,旅程也在此。

月头心血来潮去了一趟槟城,发现了一些新大陆。
去莎能牧羊场、去看椰子(最后没有看到)、去豆蔻场喝豆蔻水......
这一趟,是澔带领的旅程。

后来我想去吃下午茶。
选了好久,最后选了一家顺路的。
于是我们去了Eastern & Oriental大酒店的1885餐厅。
闻名海外的大酒店,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漂亮堂皇。但是各个角落都优雅得舒服。
在1885里吃下午茶的人们,都安安静静地很绅士淑女。只有我们家的小朋友,不时发出惊叹但又尚能自控的声音。
那段下午茶时光,吃得好快乐。
食物上座的时候,看着卖相都觉得开心。
尽管我们在不久前还吃了laksa,本该觉得很饱。
美食数碟,澔都不为所动。
最捧场的,只有马卡龙。
我最喜欢司康饼了。于是这里的司康饼让我觉得失望。
不是我喜欢的口感。 也算是一种新发现。
 还好三文治好好吃。
美丽的餐具,想添这么一套在家。
想想我们家里的杂物也开始囤积地一发不可收拾了,那天真的该好好来个大扫除。
酒店面海,餐厅外都是海景。
虽然我不是一个爱海的人,但是看着蓝天白云、吹吹海风,毕竟还是一种难得悠闲的感受。
在1885外面的草地上躺着、奔跑,澔也舍不得离开。
他开始变得好喜欢出走,听到“旅行”两个字就要去推行李箱转圈圈。
有一天我们会再来吧。但是也许不会是这里。
生活在那里,旅程就在那里。

Sunday, October 23, 2016

塔罗牌不会告诉我们的事

最近好友惹桃花,她叫我问问塔罗牌。
至于是什么好桃花烂桃花(相信不问塔罗就可以断定是烂的),她不愿意多说,我不多问。
认识数十载,我觉得我已经可以做到那种你想听我就说,但是我不必深入八卦的境界。
我还真的陪她疯,玩了几趟塔罗牌。
有时候,我觉得塔罗牌真的很准。也有些时候,我觉得那是我自己对号入座。
她说,都不准。
所以我的结论是,因为我本来没有答案。
假如我有些什么事情会想问塔罗牌,那我真的是茫然的。因为我从来都比较相信自己的想法和决定。
因为原本没有答案,所以任何答案,都可能是准确的答案。
她觉得不准,因为,她在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我说生活只不过是一种选择,无论你经历什么,感受就好,到了最后,也只不过是一种选择,让我们继续走下去。
她问到底是什么样的选择。
我说,选择当旁观者,或者选择当当事人。
假如选择了当旁观者,就好像看一部电影一样。你也许在当下会很感动、会哭,但是这部电影不会一直影响着你的日常生活,你不会吃饭睡觉都想着电影中的情节。
(说得太入戏,我都想记下来。)
她已经开始陷入了当事人的角色。
我在想,有一天换了那个人是我,我是不是也会变作一个当事人?
心里的答案告诉我说我不会。
因为旁观者,比较优雅成熟懂事。
我也一直督促着任性冲动的自己走往那个美丽的、处变不惊的形象。
其实我在很多人的错觉的眼中,也一直是这样。

最近我经历了很多也学习了很多。
我发现——其实是印证了自己的处事态度真的是任性冲动的,我没有办法静静地坐下来细腻地从多角度去思考来处理一件事。
做人也一样,强调快、狠、准(似乎都是比较男性化的性格态度)。
于是我好像从中失去了很多。
有一些失去的东西,我不知道要怎么找回来。
生活的功课,都是要自己努力去做的。
这一些,塔罗牌都不会告诉我们。

你也加油吧,不为美丽幸福的将来加油。
而是为能够感恩当下而加油。

Saturday, October 8, 2016

[夏日欧游]~ 11。假如经常可以逛博物馆

The British Museum

向往已久的大英博物馆,是我们伦敦行程中“很着重”的一环。
那一天,我们走了好长的一段路才到达。
有着罗马式圆柱的大门,看起来很壮观。
这就是传说中的大英博物馆,来到的时候真想说:嗨,久仰了。
很美的大厅博物馆大厅和玻璃屋顶。
因为我们是从偏厅入馆的,所以直到最后的关门时刻,我们才去到了大厅。
其实博物馆里到处都是人潮,只有接近关门时刻,人潮才开始疏散了些。
我们逛纪念品店逛到几乎要被赶出门。
展览馆给我的感受是,真的有太多太多的东西看了。
迷宫般的各个展览馆,仿佛走也走不完。
即使要跟着“必看”的路线去走,还是要用上很长的时间。
除此之外,还几乎走也走不出来。
因为手上的地图/册子,怎么看都觉得很凌乱,到底自己身处在哪一个楼层,也有点难搞清楚。
有的展览馆特别的多人;有的稍微安静。
大英博物馆里有当年英国人从各地搜集(顺手牵羊)回来的古迹和艺术品,包罗万有,令人感觉惊讶。
 
也许因为欧洲式的艺术品和古迹之前算是看过了一些,所以我比较想看埃及馆。
馆内木乃伊和埃及文物的数量之多,让人不禁怀疑:埃及本身的博物馆和实地上到底还剩下什么?
随后在希腊馆内,也看见展览墙上博物馆自我解说为什么他们要把别人的文物搬过来的那些富丽堂皇的原因。
有些事情,你不能够说它孰是孰非。
毕竟关于公道这回事,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一把尺。
刚好那段日子我爱上了埃及守护神的系列,所以特别注意木乃伊身上各种各样陪葬的amulet(护身符),每一个都有它自己的意义。
我觉得埃及文明,真是一个神秘有趣的文明。
也看见了很多传说中的shabti。他们会在人死后的生活里变成工人,帮助主人做事。
说起来还好像中国兵马俑那样的原理,但是人家并不埋葬活人。
我想,以后有一天,我们要到埃及去看看。

Natural Science Museum

自然历史博物馆,倒是我们原本没有打算去的地方。
升的友人说,小朋友一定会喜欢看恐龙,所以建议我们到这里来。
没有策划好的行程总是很难有所成。我们到了博物馆的大门,看到的是很长很长的人龙,真的不可能去等。
打算离开的时候,澔说要上厕所。于是我们问人龙旁的守卫人员厕所在那里,他说馆里面才有,说着说着就让我和澔穿过人龙进去上厕所。实在太好人啦~

虽然只是进去上个厕所,也没经过售票处,却还是得经过搜包包的安全检验。
然而,我们却有幸在里面看见传说中还有电影画面中的恐龙骨咯!
美丽的建筑物里,人潮汹涌。
上完厕所后,我们捉紧时机在大厅转了一圈,看看这诺大的恐龙骨。
还有玻璃箱里的几种绝种动物的化石。
这样看了几眼,就莫名地已经觉得甘心了。
相信升的境界比较高,只看照片也觉得心满意足。
于是我们到建筑物的外面去医医肚子。
馆外至少还可以看见一个比恐龙时代更老的化石。
这座建筑物真的很美。
加上在外面草地上休息或等待的人们,形成了我心目中很美丽的画面。
旁边还有个蝴蝶展览。我们兴趣不大,选择不看。
其实South Kensington这个地区,还有有着好多其他的博物馆。
于我而言,这里真是一个美好的地方。
以后有机会,我们一定要再来这里走走。
世界上有好多的地方,你不一定都要去。去不了,也不必遗憾。
但是如果能够去,那还是美好的。

Sunday, September 25, 2016

[夏日欧游]~ 10。去法国尝蜗牛。到比利时吃青口。

人说法国蜗牛是法国餐的特色。
我倒没有觉得此行一定要吃蜗牛。
虽然小时候也在家乡的某个餐馆吃过螺。但,那是螺。
而蜗牛,是蜗。牛。也。
虽然看起来就跟螺很像但毕竟还是分别很大。我印象中就从来没有看见螺在我跟前爬行的样子。
而且,这些年来再也没有吃过这类古怪的“食物”了。
我光是想象一下,就觉得吃蜗牛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后来,在上蒙马特的半山上,澔倒头睡着了于是我们找家餐厅坐下时,刚好是两餐之间的时间,吃点什么都感觉怪怪的。
打开餐牌看见了蜗牛,我就跟升说这个特色哦你要不要点。
他说那一定要点,结果造就了我们的第一次吃蜗牛经历。

蜗牛上桌了看起来并不恐怖。
他试过之后,说就跟蛤蜊那样的贝壳类口感一样,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姑且一试。
吃起来的确是跟其他的贝壳类感觉很像,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但是,毕竟我平时也并不喜欢吃贝壳类的海鲜。
所以,真的还是试过就好。
后来有一餐,我们到传说中属于“美食餐馆”之一的河马餐厅去晚餐,升又再点了蜗牛。
他说看看别家餐厅的蜗牛是不是也煮成那样。
结论是,烹煮方式的确是很像的。
只是这里的食物卖相看起来整齐美观很多。
这家餐厅的其他食物看起来几乎都很可口。虽然试过之后还是觉得名过于实。
只是那可爱的河马标志,令人难忘。
前面说我不喜欢吃贝壳类的食物。
偶尔西餐会用青口“点缀”,我也只轻尝。
除此之外,那些蛤蜊、蚬、生蚝、淡菜等等一般人都爱吃的,我统统都不吃。
所以对于比利时的美食青口,我完全没有期待。
尽管如此,到了比利时我们还是去了吃青口。
因为升本来就喜欢吃。

青口在比利时真的是随街都是。
每家餐厅似乎都有这一道菜,煮法各异。
我们随便点一个小份的,没有想到来了好大一煲。
打开看见至少有五十只那么多。
旁边不知道是游客还是当地人的,两个女生竟然一人吃一煲!真令人大开眼界。
因为真的很怕贝壳类的那种味道,所以我建议了黑胡椒口味,心想那样就应该会觉得容易入口得多。
没有想到,这一煲食材,它的配菜用黑胡椒汤汁煮起来,竟然煮得那么好味。
就连我不喜欢吃的芹菜,我也觉得怎么这样好吃啊~
结果,连青口都觉得好吃起来了。
那就是,比利时给我的惊喜。
比利时啤酒,也名不虚传。
被我们在街边随意选上的一家餐厅,也找得到美味的啤酒。
除了青口、啤酒,比利时的薯条也很好吃。
就是著名的威化饼,后来试了倒没有觉得每一家的都好。
然而总的来说,比利时的食物,相比起伦敦的英式食物、法式、荷式食物而言,也许因为较有“联合国”的感觉,于是比较容易让人接受,在我心中可以称得上是美食。

我喜欢比利时的食物。哪怕还没有把巧克力算在内。

Friday, September 16, 2016

[夏日欧游]~ 9。世界是个圈圈,我们走过子午线。

心想到了伦敦,本初子午线还离我们远吗?
于是我们临时决定到格林威治(Greenwich)去看子午线。

那一天,我们在好几种的交通方式之中选择了应该是最省时的地铁,却也要转上几条地铁线。
从市区地铁到了Canary Wharf,还以为DLR地铁就在同一座建筑物里面。怎么知道并非如此,于是步行上了好一段距离。
但是,Canary Wharf这个地区很漂亮,看起来像是新颖的商业中心。
看看现代而清新的城市面貌,也算是一种收获。
好不容易到了格林威治,澔也累得睡着了。
我们跳过所有的市集、博物馆等地方,只往格林威治天文台的方向走去。
我们对格林威治并不理解,没有很明确的路线知道要往那个方向走才是天文台。
但是,来到这里方发现这是一个游客非常多的地区,所以我们根本不可能会走错方向。
因为大伙儿几乎都是往着同一个方向前去的。

路上看见一家有趣的陈年精品店,号称世界第一店。
大概是因为它所处在的经度最靠近零点的关系?
一路向前,都是上坡的路。因为天文台座落在较高的山坡上。
路边到处都是大片的绿草坪,附近还有某家大学的校园。
开始上坡的时候,我们就知道我们几乎到了。
没有想到原来来天文台这里观景,也是一大特色。
坐在绿油油的草坪上,居高临下地看格林威治和附近的城镇,这样的感觉真好。
可惜当天天气不太好,空中满满的很多乌云。
后来我们下坡的时候,雨就下起来了。
天文台的大门处,看见高朋满座,空间又狭窄,非常地拥挤。
连跟一个时钟拍照,也相当地不容易。
这里有一个二十四小时的时钟,没有认真地看还真的看不出来到底是几点钟。

大家来到天文台,都是为了看看在世界地理上甚具意义的子午线。
可惜在外面排队买票的人很多,里面排队拍照的人更多,多得转了一大圈地排到栏栅外面来。
我们最终还是选择了不进去参观,而到外面比较短的队伍去排队,拍一拍从馆内延伸出来的子午线。
虽然是很游客的照片,却弥足珍贵。
能够脚踏东西两半球,我们觉得是很值得开心的小确幸。
听说相对处的换日线,穿过的地方大部分都是海洋。于是我们这辈子大概也只能飞过,而不能踏过的吧?
离开天文台后,我们往格林威治的码头走去,看见了曾经闻名世界的老帆船Cutty Sark。
Cutty Sark是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最古老的帆船。帆已不在,然而看起来还是很漂亮。
也许是曾经运输茶叶的关系吗?船底下现在是个喝下午茶的餐厅。
只可惜当天时候已经不早了,餐厅早已打烊。
向隅之余,我们只好转战其他餐厅。
路过游客中心,打算去问问附近哪里有下午茶。
才发现格林威治的游客中心设施原来非常齐全。
除了有很多的资料、摆设等,还有很多有趣的玩意儿。
 如果可以爬上这墙的后方,我们就可以称为其中的一副名画了。
 还有海军装可以任穿,只是穿起来怪怪的并不好看。
回程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坐船游泰晤士河,从格林威治到市区的任何一个码头都可以下船。
当时入关后等船等了好久,据说是某艘游船里发生了意外,有人意外掉下了河,很多工作人员都去了帮忙救援,于是耽误了开船的时间。
我们跟其他在队伍中等待的游客听了都几乎有相同的难以置信的表情。
后来船终于开了。
庆幸我们选择了坐船,于是可以看见从河上往上看的、不一样的伦敦景色。
整段游船的路程,我们一共经过了无数座泰晤士河上的桥梁。
数着数着后来也忘记了。
看见了伦敦塔桥的桥底。
黄昏的Golden Jubilee步行桥很美。
不一样的距离来观看伦敦塔。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我们在船上遇见了有趣的一家人,那个爸爸不断地跟孩子生动地描述着河上的风光,澔也侧耳听,然后跟我转述(仿佛我没有听到还是我不明白)。
这样的游船河时光,很有家庭感、很美妙。
澔大概也这么觉得,他说船是这里众多交通工具中最好玩的一种。
后来,几乎是依依不舍地下船。